媒体报道

一张海运单撑起一个 80 亿美元 SaaS 独角兽

来源:bob官方平台 作者:bob官方平台app 2022-06-08 13:40:31 1

  据估计,由于货物滞留无法正常交付的直接损失达每小时4亿美元。供应链、大宗商品价格、金融市场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。石油价格直接涨价5%。

  疫情打破了全球航运运力的平衡,集装箱短缺,运费成本飙升数倍,这让人们不

  作为一家物流 SaaS 公司,没有轮船、飞机和火车,却为客户节省了平均 208 个小时、最多 70 % 的物流成本

  Flexport 的秘诀是一套软件系统。这套系统让整个航运过程透明、高效。客户可以知道货物何时交付、是否遇到阻滞,以及不同航运路线的成本。同时,客户可以连接供应链上的各方,及时管理「流动的库存」,优化供应链。

  就是这样一家数字货运代理公司,去年营收增加了一倍多,实现了自 2013 年创业以来的首次盈利。不断增长的业绩也让 Flexport 再获资本青睐。

  近日,Flexport 获得了 9.35 亿美元 E 轮融资,由 A16z、 MSD Partners 领投,Shopify 提供战略投资。投后估值 80 亿美元。此前,Flexport 获得 Paypal 创始人 Peter Thiel 和软银孙正义等著名投资人的支持,还曾两度获得顺丰的投资。

  不同于「出道即巅峰」的天才创始人,Flexport 的创始人 Ryan Petersen 的创业经历是一个关于「务实」的故事。

  Flexport 的创始人 Ryan Petersen|图片来源:Flexport 官网

  他表示:「很多人低估了经历的重要性。有一些很伟大的公司比如微软和脸书,他们的创始人都是从哈佛退学创业的青年人。这可能会让人觉得创业公司就应该被二十几岁的人创建,而且会很成功。但实际上,这个年龄很难找到真正的问题。在找到问题之前你需要有工作经历。充分体验过烦人的事情,才可能接触到真正的问题,而不是被 ego 驱动的问题。」

  Ryan Petersen 本科就读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,获经济学学位。毕业后,他随哥哥 David 从中国进口摩托车及其配件,放到 eBay 倒卖套利。为此,2005年,Ryan在中国住了两年,负责采购等供应链业务。在这段经历中,他亲身感受了「货代」的痛苦。

  传统货运代理行业存在着严重的信息不对称。跨境贸易像一个黑箱,货运代理知道如何运作,而他作为客户并不知道。运送日期、价格完全不透明,只能听货运代理公司的

  在 eBay 和 Amazon 卖进口货时,他发现了这门「丑陋」的生意,但他当时还不知道这个市场有多大。

  他的一大热爱是创建网页进行试验来测试想法、获得洞察。比如,创建一个登录页面,看是否会有人访问、注册或购买,进而发现是否有需求。

  其中一个落地的尝试发生在读完哥伦比亚商学院 MBA 项目后,Ryan 与哥哥 David 以及另一位商业伙伴 Micheal Kanko 一起创建了

  这是一个全球航运清单搜索引擎,可以从美国海关的提单中搜索 800 万家企业的全球进出口记录。对于想要生产制造或者了解竞争对手的企业而言,这项服务的价值巨大。

  大多数人认为这种信息是私人的,但其实是公共记录,所以他们将这些货运清单数字化并汇总到一个数据库中。相比之前做进出口生意而言,这次创业的软件业务,利润率巨大。

  有了这次经历,Ryan 开始意识到:软件听起来很复杂,但实际上很简单。他开始思考新的商机,利用软件改变各行业。选哪个赛道?如果选已经被软件技术改变的行业,市场竞争一定更加激烈;而货运代理行业则不同,是一个几乎没有被技术改变的大赛道,而且有切肤痛点。

  利用软件跟踪从工厂到客户的货运状态,使客户免于无休止的电话、邮件等繁琐流程,就可以确认货物运输状态

  看到这个机会后,2010 年,Ryan「抛出」一个简单的登录页面来测试他的想法。他想知道,如果这个服务存在,人们会买它吗?

  直到看到富士康、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注册了这个「假网站」,才让 Ryan Petersen 看到市场到底有多大潜力。显然,每个人都需要这个解决方案。

  但跨境货运代理是受到严格监管的行业,需要国土安全部等相关部门的批准。直到 2013 年,Ryan 终于获得许可,Flexport 正式发布。

  同年,哥哥 David 的创业公司被美国著名创业孵化器 Y Combinator 录取。借由哥哥,Ryan 被Y Combinator 的联合创始人 Paul Graham 发掘。2014 年,Flexport 获得天使轮投资,就此迎来螺旋上升之路。

  Ryan Petersen 说,「企业家并非巨大的冒险家,相反,他想找到真正有吸引力的事。」所以,在确定「所做的事情是人们真正想要的」之前,他不会开始商业旅程。Ryan的商业实践与风靡硅谷的精益创业法则不谋而合:小步快跑、快速试错、快速迭代。

  作为科技型货运代理公司,Flexport 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的。航运业的起落沉浮是 Flexport 命运的底色,孕育着绝望与生机。

  2015 年,美国国际码头工人工会举行罢工,西海岸港口被关闭 3 个月。数十亿美元的货物被困在海上,无法抵达目的地。面对大局,Flexport 能做的十分有限。

  2016 年,航运业经历了一次周期性的全球危机。航运供大于求,价格暴跌。当时,全球第七大航运公司韩进海运破产,其在中国港口的船只也因价格暴跌而被扣押。

  尽管 Flexport 处于有利地位,可以告知客户哪些货物存在风险,并据此尽早制定计划。但这场行业震荡对于身处其中的每个人来说都是艰难时刻。

  接下来的几年,全球航运业极其动荡。时任美国总统 Donald Trump 宣布定期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。比起不需要缴纳关税的本土商品,关税使美国进口商的竞争力下降,货运需求放缓。

  2020 年初,新冠疫情席卷全球,很多工厂被迫关闭,货物短缺,货运需求阻滞。面对供应链产能收紧的噩梦,Ryan 慌了。他解雇了 50 名员工,约占 Flexport 员工总数的3%。

  另一方面,美国的进口需求激增。2020 年 7 月以来,美国物价飞涨,这进一步加剧了人们囤货。在美国抗疫计划的刺激下,钱直接发到人们手里,美国对中国的货物需求大涨,也随之带来了新的问题。

  50% 的空运货物靠客机腹部的货舱来交付。疫情下客机几乎熔断,空运运力骤降。同时,从中国载满货物的集装箱去到美国后,能装满回程的少,导致集装箱短缺

  多重压力下,航运运力严重短缺,运输成本飙升。原先不到 2000 美金的集装箱运输成本最高涨到了十多倍,还未必能抢到。即便安排了柜,也可能出现爆仓甩柜,甩到后面的航次。同时,等待交付的时间更长,面临不能如期履约的风险也更大。

  面对汹涌的货运需求、分分钟在涨价的航运成本、体验堪忧的物流服务,Flexport 的机会来了。Ryan 说:「我们现在是在拯救生命。我们可以把任何东西运到任何地方,有时候感觉像是有超能力。」

  传统的货运模式下,货运包括两个过程:「全球货运转发」和「全球货运邮件转发」。但 Flexport 却用一套 SaaS 软件把「货物的流转」和「货物运输清单的流转」这两个过程合二为一。货到哪,清单到哪,以可视化的方式实时追踪货物运输状态。

  具体来说,客户可以通过 Flexport 这套软件系统查看不同路线及其成本,预定货船、卡车、飞机。

  同时,这套软件可以无缝连接货物流转中的各方,实现数据追踪的自动化、可视化。供应链上的各方:客户、陆海空货运、仓库、报关、保险等通过网页、app、API 接口连接后,运输状态、位置等信息可以实时传输、自动导入在 Flexport 平台。透明高效的数据使客户避免了因信息不对称带来的被敲竹杠风险,从而让参与跨境贸易的每个角色权责分明、高效协作。

  此外,Flexport 可以自动生成货运分析报告,方便客户优化供应链,适配产能。

  货运成本激增的情况下,Flexport 可以实现物流信息的可视、可控,从而让客户及时调整计划。例如,提前告知客户货物运输状态,可以让客户尽早出售运输中的库存,从而腾挪资金。换言之,对货运状态的实时追踪,使客户可以在中间的任何一个节点做出调整,及时改变路线、提高订舱速度、调整库存以弥补延期带来的损失。

  数据汇集到一起,可以进行精细化运营,实现降本增效。比如:通过梳理客户数据,Flexport 可以把凭经验只能装 7 成满的集装箱填满;还可以依据海量客户数据,设计个性化的最优货运路线。

  Ryan Petersen 表示:「新冠肺炎的大流行对全球供应链造成压力,过去被视为理所当然的商品运输流通,现在已经成为每天的痛点。」

  面对物流痛点,Flexport 给出了可视化的解决方案,靠 SaaS 软件实时追踪货运状态。并且,依靠累积的数据做起了精细化运营,为客户提供咨询、供应链金融、碳交易等服务,进一步拉高了 Flexport 的平台规模。

  2021 年,Flexport 营收翻倍,达 32 亿美元,并实现了意料之外的盈利。在货运代理这个 8.6 万亿美元的市场大盘里,Flexport 占有了一席之地。

  生活、工作中,我们已经习惯于各个行业数字化所带来的便捷、高效,可为什么货运行业现在才等来他的数字化?要知道,这可是数万亿美金的市场。

  20 世纪 60 年代,集装箱的发明为航运迎来了高光时刻。Ryan Petersen 甚至觉得「没有一项技术能比集装箱更能让人摆脱贫穷。因为这项发明,减少了 95% 甚至 99% 运输成本,人们买东西更便宜了,企业也更容易找到全球客户。」

  航运业一直被认为是一种家族企业,或者说是没有太多创新的企业,并不属于最精通技术的群体。

  直到疫情,航运需求激增,人们才开始意识到,过去被视作理所当然的航运系统有多脆弱。供应链的基础设施显然没有准备好,货运作为GDP的来源和GDP的基础设施也从未被正视。

  Ryan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,「目前,世界上超过 77% 的港口都存在严重的延误,港口拥堵、货船排队等待卸货。数十亿美元的货物被困在港口货船的集装箱里,而人们在商店里却找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。」这在疫情之前是罕见的。过去,货船即到即卸,几乎没有任何等待的理由。

  2021 年 10 月,Ryan 从 Flexport 软件上清楚地看见加州长滩港集装箱的拥堵状况,几十艘货轮等待卸货,而且,等待的货轮数量逐日上升。于是,他租船到现场走访、探询原因。

  他看到,港口并没有满负荷运转。整个港口只有 7 个起重机在工作,而且移动速度缓慢,整个流程非常依赖人工。这些蓝领工人的卸货工作既辛苦又危险。另一方面,港口货车「放不下、走不开」,运来了空集装箱,却没有地方卸下,也就没办法把装满的集装箱拉走,集装箱无法流转导致货轮无法卸货,港口吞吐系统迟滞阻塞、不堪重负。

  随后的两天里,Ryan 在 Twitter 连发 30 条推文,描述了他看到的情况,以及一些针对供应链瓶颈的解决方案,包括把集装箱堆放得更高、修建新的铁路站台等。

  神奇的是,他的推文引发了病毒式传播。Ryan 也意外地成为供应链问题的代言人。

  隔天,长滩市市长 Robert Garcia 回应了一些主要问题,比如:改变分区法的紧急命令,放宽了集装箱堆放高度。同时,加州州长 Gavin Newsom,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等政策制定者也都致电Ryan,征求建议、讨论解决方案。

  对此,Ryan 表示自豪:「我被告知,这是历史上政府对公民行动的最快回应,不仅是在美国历史上,而是整个人类文明历史上。」

  这次经历让 Ryan 看到了供应链基础设施还有很多变革机会。他说,「我喜欢在这里看到真正的创新。比如,可以将机器学习引入其中,使机器在合适的时间找到合适的集装箱,给到货车司机。这样,司机就不用在港口门口等几个小时了。」

  不过,Ryan 也有些许遗憾,因为针对性措施主要在长滩市实施,而没有引起全国范围的变革。

  但无论如何,更多人开始注意到:供应链基础设施的不完备。他说:「我们只是意识到 20 年来不投资基础设施的痛苦,我们在一年内感受到了所有的痛苦。」

  事实上,在疫情之前,供应链就对基础设施提出了新要求,只是疫情放大了这两大新趋势:电子商务的兴起和全球供需多样化。互联网让消费者成为主导,「他们可以得到任何想要的东西,而且现在就要,如果你不能马上给他们,你的竞争对手会。」

  基础设施已经成为供应链降本增效的瓶颈。它将需要许多年,而不是几个月来解决这场供应链危机。

  毕竟,「我们购买的 90% 的东西都是通过航运实现的。全球化的供应链和航运集装箱在过去 50 年里使货物运输和制造成本降低了近 90%。如果失去了这一点,这一巨大经济繁荣的源泉就会消失,这对美国经济、品牌或消费者都没有好处。」

  终于,疫情这只黑天鹅的到来,让这个古老甚至落后的行业开始意识到「过去的好时光」已经过去,数字化的契机已经到来,供应链基础设施的投入成为刻不容缓的议题。

  不过,为什么在 Flexport 之前,没有人想到用数字化来革新货运代理这个行业呢?要知道,这可是数万亿美元的市场。

  对此,Flexport 的第一位投资人 Paul Graham 给出的答案是:「Schlep Blindness」,翻译为中文是厌恶性盲区。

  他在 2012 年的一篇文章写道:很多眼皮子底下的创业好点子没有被开发,就是因为厌恶型盲区。「schlep」意味着一项沉闷乏味、令人不快的苦差事。它的危险之处在于,它是无意识存在的,你的潜意识甚至不会让你看到那些苦差事。

  当一个问题看起来如此巨大、难以克服,有意识的大脑就会关闭。就好像,我根本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,因而甚至想都没想过

  正如,全球第二大航运公司马士基(Maersk)的前首席技术和信息官 Adam Banks 质疑 Flexport 时所言:「可视化是一个不应该存在的问题的解决方案」。可是,却从未有人看见过跨境物流的问题,这就是厌恶型盲区。Flexport 看到了这份苦差事,所以眼下,Flexport 享受到了「市场红利」。

  Flexport 的成功证明:在一个不性感的慢行业里,也可以干得漂亮。发明产品是创新,把货物送到也可以是创新,只是人们习惯于忽略乏味的苦差事,但这未必不是大生意和好生意。

  Ryan 在多年卖货的经历中,看到货物运输太难了,才有了「想要跨境物流变得简单」的想法,才有了今天的 Flexport。

  为一个问题气恼,那就试着解决它。当挑战看起来太大时,不要视而不见,这是 Flexport 的巨大机会。因为厌恶型盲区里的商业,就像被低估的股票。这里竞争很少,很多人会被其中的苦差事吓跑。

  「如果你能以一种小的方式帮助供应链,几万亿美元的创新就在那里等着你去拿」,承载国际贸易的跨境物流会是一门了不起的好生意。

  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51 D·Park正东集团院内 C8座105室 极客公园

首页
产品
新闻
联系